您所在的位置: 大豫在线>>人文地理>>正文
和尚界的“老流氓”一休宗纯:醉卧美人膝,心开天外天。
2019/9/19 9:50:57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醉卧美人膝,心开天外天。举头红云近,低眉花语期。致敬一代禅僧一休宗纯大师!俗世里的睁眼人,真正的大德宗师!

文/东逸居士

一休小和尚,在日本和中国都十分出名, 在80后的童年中,他属于家长口中“隔壁孩子”的典型。可以说是从小的“榜样”,

当然,那时候,我们不讲究什么考据,对一休后来的故事也不甚了解。直到后来,看到坊间的一些说法,说一休这孩子长大以后,开始变得“为老不尊”,几乎成为了一个“老流氓和尚”。

对这些小道内容,我当然也是十分感兴趣。经过一番考据,发现了其中的原委,今天我就来说一下,这个一休怎么从一个“神童”变化为“老流氓”的。

一休全名为一休宗纯,是日本室町时代禅宗临济宗的著名僧人,但这“著名”还主要在于他的“乖张”与“出格”。但不可否认,他还是一个著名的诗人和书法家,而且他所绘画的浮世绘也十分出彩。

“一休”的名号其实很多,特别是到了晚年,更是有起了许多的“花名”。但熟悉他的人通常还是称他为“一休师傅”。但他更喜欢“狂云子”这个别号,在他所做的诗歌、俳句、浮世绘上,都以狂云子来作为签名。

一休的父亲是日本南北朝时期的后小松天皇,母亲是藤原显纯的女儿,这也就是说一休的身份是皇子,还是政治原因,他这个皇子身份,连个摆设都称不上。

在当时,日本的南北朝分裂局面已经结束。日本真实进入了幕府时期。由将军足利义满操作实际的政治统治,史称室町时代。我们都知道,这时候的天皇已然是一个“象征”。一切的行动全部要听从幕府的安排。

此时幕府政权为了避免南朝政权再次复辟,对南朝的“遗老”进行了很大程度上的清除。而一休的母亲正是被击败的南朝权臣藤原氏的后人,足利义满逼迫小松天皇将其逐出宫廷。但一休毕竟为皇子,不能直接除掉,于是强迫一休从小就在京都安国寺出家。

在这样的一个高压政策之下,童年时期一休的保持着良好的心态,依靠自己的智慧化解了好多次来自足利幕府的杀机。在安国寺的这些年里,以圆融通达的个性与周边的居民还有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甚至让座位“监视者”的新佑卫门还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小弟”。

正是这样的一个处事方式,使得原本对他抱有极大“敌意”的足利义满也放弃了杀他的念头。一休十二岁的时候,迷上了汉诗,拜别安国寺的师父前往壬生宝幢寺学习《维摩经》和诗法。以每日创作一首的“修炼态度”很快地掌握了汉诗技巧。最后凭借“吟行客袖几时情,开落百花天地清。枕上香风寐耶寤,一场春梦不分明”这首诗,一举成名,成为了一个和尚诗人。

一休的的作品以模仿陶渊明、林逋为主。内容基本上都是超脱于世,追求隐士生活。像代表作《和靖梅下居》,里面写道“春意年年每一朵,高风夜夜月三更。孤山曾断名利路,惭愧诗僧吟未清。”里面处处体现了他想摒弃弃世俗的干扰,回归自然的性情。

到了十六岁,一休住进了五山十刹中的京都建仁寺,什么是“五山十刹”?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那时候日本学习中国南宋的官寺制度,由朝廷任命住持的五所最高的禅寺,也就是带有政府性质的官庙。

室町幕府学习南宋五山制度,分别于1334年确立天龙寺、相国寺、建仁寺、东福寺、万寿寺为京都五所最高禅寺。1386年确立建长寺、圆觉寺、寿福寺、净智寺、净妙寺为镰仓五所最高禅寺。这十所寺庙合称五山十刹,简称五山。

但是一休到了那里发现整个寺院,官场的风气太浓,许多僧侣为了私利,忘记真正的修行,一味结交权门,攀慕富贵,追求名利。这让一休深感失望,最后他离开了建仁寺,拜师关山派隐士谦翁和尚为师,学习佛法与和歌,谦翁为其命名宗纯。

7年之后,恩师过世。这对一休的打击很大。虽然说作为僧人,在思想上应该看破生死,但是他仍然无法释怀,在琵琶湖边冥想一周,还是没有寻求到答案,遂在琵琶湖投水自杀。

所幸的事,投湖后被路过的农民所救。1415年,一休开始拜师于大德寺名僧华叟。一天夜里,他再次来到琵琶湖上坐禅,忽然听到乌鸦鸣叫,从而联想到了一首和歌中的句子“得闻乌鸦暗黑不鸣声,未生前父母诚可恋。”这不尽使他想到自己的亲身父母,与这二十多年的辗转生活,突然顿悟。次日,他向华叟讲说“其实出生前的未分别智才是自己的本源实相”一向严苛的师父听其所言所感,承认其已悟道。

此时的一休,对外的形式与戒律时常显示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他认为浮于表面的形式毫无意义,所谓的修行,不是只浮于表面,念段经文或者是敲个钟就可以的。只有真我才是最真实的存在。所以在青年时期就开始表现出与一般僧人完全不同的一面。

有一次,他参加祖师爷的忌日法会,大家都穿着隆重庄严的法衣,只有他草鞋布衣依旧如常。师父问他为何毫无威仪,一休则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回答道“余独润色一众。”

法会结束后,其他门派的参加者问华叟,谁将会是他的继承人?华叟回答:“虽云风狂,但乃赤子。”其中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意思表明将会把衣钵传承给自号狂云子的一休。果不其然,华叟辞世前,曾经再三让人将法印衣钵传承交给一休,但一休却拒绝了这个传承的信物。

每年京都的元旦,人人都在欢庆节日,而一休每次都会举着一个骷髅头走街串巷,看到的人都觉得这很不吉利,纷纷躲避。一休却说“骷髅眼中无物,即为 目出”。而“目出”在日文里就是 “恭喜”的意思。

因为这个这也是一种口彩,所以商家也不好拒绝,于是每到元旦,京都的商家便会关门三天,以躲避一休带着骷髅头进店,最后这关门三天竟然成为了一个风俗习惯。其实,一休这是为了警示世人,眼前的繁华终要成空,人生无常才是本质。他为此作了俳句“正月冥途旅程一里冢,可喜复可贺。”

1428年,师父华叟病故,师兄养叟接替掌门之位。在大德寺大兴土木,建造豪华的殿堂。一休认为这个过于世俗,没有了修行的意味,愤而离开大德寺。临行前题诗一首:将常住物置庵中,木勺笊篱挂壁东。我无如此闲家具,江海多年蓑笠风。以此来讽刺新掌门的奢华之风。

1441年,一休开始作为行脚僧,四处游历,此时正值“嘉吉之乱”,各处战乱四起。乱世之中还引发了全国性的饥荒与瘟疫,他暂居的尸陀寺成为了停放死于战乱和疾病尸体的“义庄”。

一四六七年,应仁之乱爆发时局更是混乱不堪,京都一度化为废墟。但继任的幕府将军却依然不顾人民死活,大兴土木,宴饮达旦。一休写下俳句“请看凶徒大运筹,近臣左右妄悠游。蕙帐画屏歌吹底,众人日夜醉悠悠。”以此来讽刺当时的政府不作为。

尽管笔锋犀利,但对幕府将军没有起到有效的警醒作用。经历了众多社会的动荡,一休更是放荡不羁,生活除了佛与诗外,又多了女人与酒肉。不仅酒肉不忌,还公开出入风月场所,与许多位美女交往,他还给自己取了两个别号“瞎驴”和“梦闺”,来表达自己的所好,甚至将自己寻欢作乐的事情,用各种体裁的俳句和诗写出来。

这还不算,最后一休竟然以七十六岁的“老残之躯”追求四十岁的到盲女艺人阿森,当然,最后这“老狂僧”得偿所愿,他在盛赞阿森为一代风流之美人之余,并热情洋溢地为她写下了二十多首爱情诗。其中言语大胆狂放:

盲森夜夜伴吟身,被底鸳鸯私语新。

口约慈尊三会晚,本居古佛万般春。

木凋叶落更回春,长绿生花旧约新。

森也深恩若忘却,无量亿劫畜生身。

也正是如此,一休正式成为了日本僧界的“花和尚”。各种离经叛道的行为,使他在历史上一度被说成是“风俗家”、“流氓和尚”。

这其实与中国唐代的普化和尚极其相似。他们的言行在出格的同时又皆为“人生箴言”。一休号狂云子,普化号佯狂,一个是“真狂”,另一个是“假狂”。其实两人同为“外狂而内智”。

在一休生活的那个年代,虽然说当时佛教界表面极其兴盛,但内部却更像是一个把持政局的财团,许多僧侣根被就是打着宗教的旗号来追求名利。而一休对这方面是最为讨厌的。特别是在开悟以后,他反其道而行之。不求表面的修行,以圆熟世故的方式来弘扬佛法的真谛,虽然外人看其作为更像是一个“风俗家”,但在他的诗句中我们可以看出内在的佛门箴言,而所谓的离经叛道之举,也只是作为避开权力门槛与虚假荣誉的一个“幌子”,也正是这些“花边新闻”让他成为一个可爱又洒脱不羁的和尚。

大豫在线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合作

Copyright © 2019 www.dayu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大豫在线

本网站凡是来源未注明“本站原创”的稿件版权均属来源网站所有,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

本站邮箱:ssxww2#126.com(发邮件时请把#换成@)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