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豫在线>>观点杂谈>>正文
戈尔巴乔夫如何评价自己搞垮苏联?我这并非懦弱,而是真的勇敢
2019/9/20 8:20:30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本文转自今日头条号作者审度:如今,主流历史认为苏联的解体是必然,其实深入了解那段往事便会发现,即便是“八一九事件”平息后,作为苏联总统的戈尔巴乔夫仍有一定的操作空间,苏联还可以抢救一下。然而,比前任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在关键时刻为防止造成不良舆论而始终禁止军队开枪,坐视逆转局势的良机从手头滑走而无动于衷的选择相比,戈尔巴乔夫的所作所为更令人发指——他居然主动辞职,要求苏维埃政府和国家职能部门自行解散。

  有观点认为,戈尔巴乔夫之所以作出如此荒唐的决定,主要因为他已经被架空了,然而他本人却给出了另一套说辞,坚持认为自己此举实际上是救了国家。对于这点,我们不妨从头说起。


  1991年8月19日,苏联副总统突然宣布,总统戈尔巴乔夫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再履行其职务,由副总统代理,同时,苏联还成立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在全国部分地区实施长达6个月的戒严。消息传出如晴空霹雳,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在尚在睡梦中便被叫醒,不过,老布什诸多智囊的态度相对理智,他们认为,苏联这个委员会包括了国防部长、副总统、克格勃主席和其他实权大佬,几乎牢牢把握着整个苏联的要害。当时,许多美国专家认为事情最终会以委员会彻底接管苏联国家大权而告终,因此建议美国不要激动,而是继续暗中观察。

  说实话,即便是让历史再重演一千遍,恐怕到那个节骨眼上,没有人会怀疑苏联将会由委员会接手这样的结局。此时的戈尔巴乔夫正瑟缩在黑海海滨的度假别墅中同绝望纠缠。其实,这样的情况在苏联历史上并不是第一回——27年前,另一位激进的苏联改革家赫鲁晓夫也正是在这儿遭遇了自己的滑铁卢。然而,比起前辈,戈尔巴乔夫更加不值得同情,因为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大程度上都是他咎由自取。


  俗话说“慈不掌兵善不为官”,戈尔巴乔夫在自己的改革中掺入了太多的退让。当加盟共和国向苏维埃索要权力时,戈尔巴乔夫几乎是步步退让,一味满足,这使得联盟愈发松散,他的个人威望也渐渐扫地。不仅如此,戈尔巴乔夫在上任后完全没了他当初抨击前任“病夫治国”时的意气风发,先后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改革遭遇失败,国内阶层矛盾愈发尖锐,各大集团离心离德。戈尔巴乔夫远不具备乱世力挽狂澜的能力与魄力,但他也并不是傻子,当他发现自己无法掌控大局时,非但不想办法解决问题,居然还要坐山观虎斗,当起了“中间人”。

  不过,恰恰是在这一时期,苏联政治场才出现了三大势力短暂的平衡:戈尔巴乔夫代表的“改革派”虽输得一塌糊涂,但他至少还是名正言顺的苏联领导人;叶利钦代表的“自由派”呼声甚高,想更进一步无奈手里没兵;而以帕夫洛夫、亚佐夫和克留奇科等人为代表的苏联传统势力家底雄厚,但在局势不可挽回之前,他们也不敢公然闹事。然而,这三大势力的平衡并没有维持多久。


  实际上,那会儿的苏联政坛看上去乱,但自始至终保护强硬的只有叶利钦一派。首先,叶利钦同戈尔巴乔夫之间爆发过针锋相对的斗争,前者质疑对方的权威,还于1990年6月12日颁布《国家主权宣言》,声称俄罗斯在其境内拥有“绝对主权”;作为回应,次年3月27日,戈尔巴乔夫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全民公投,结果有76.4%的苏联公民支持保留联盟。戈尔巴乔夫对此十分满意,甚至拿着统计结果得意洋洋地向反对派炫耀。不过,当戈尔巴乔夫发现自己的处境愈发艰难时,他一转对叶利钦等人的态度,为了争取盟友,他许诺了相当的权力和职位。


  向叶利钦抛出橄榄枝的可不单单只有戈尔巴乔夫,鲜为人知的是,“八一九事件”发生后,委员会曾第一时间邀请叶利钦承认或加入。不过,他的态度十分坚定,非但没有接受,反而发表宣言:“各位俄罗斯的国民,从18日晚到19日期间,我们合法选出的总统被逼下权力的座椅。我们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安全委员会’是违法的!”

  当发现对方是无法争取的一股势力后,亚佐夫等人的态度也是相当坚决的:克格勃不但提前订制了25万副手拷准备大肆抓人,军方更是派出部队,试图强攻叶利钦等人藏身的白宫。不过,由于白宫被自由派支持者团团包围,委员会当心伤及平民,这场抓捕行动才半途终止。叶利钦的强硬态度成为俄国历史的一大分水岭,它险些制造出“两个截然不同的苏联”:1991年8月22日,转危为安的戈尔巴乔夫乘坐专机降落在伏努科沃机场。机门开启后,他倒吸了一口气,不由感叹:“我似乎回到的是另外一个国家。”


  我们经常在电影中看到这样的桥段:西方政客在选举时总会策划一些“意外”,例如遭遇“刺杀”等等,这些事情总会为他们博得同情,挽回一些选票。短短几天功夫,由于这段悲惨的经历,原本人心尽失的戈尔巴乔夫居然得到了相当一部分苏联民众的谅解,至少在凌晨2点等待他的那些人表现出来的热情和尊重是真心的。虽然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戈尔巴乔夫一定可以由此翻盘,同时叶利钦已经掌握了大部分权力这一事实也已无法更改,但他仍然有拼死一搏的机会。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戈尔巴乔夫已经放弃了作为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尊严。

  下图这个历史瞬间十分有名,此事发生在“八一九事件”平息后的第5天,叶利钦用手指着在台上准备发表讲话的戈尔巴乔夫。两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许多人认为这是后者正在遭受要挟,实际上,叶利钦在会前塞给戈尔巴乔夫一份演讲稿,要求对方务必照着这份稿件读。

  戈尔巴乔夫当然有机会揭露这一切,他甚至可以学习赫鲁晓夫在35年前发表“秘密报告”时的那般破釜沉舟,先斩后奏,静观其变;他完全可以借助人们对他的同情,借助大多数人民对苏维埃联盟的执念,一举揭露诸如叶利钦这样的“叛国者”的行径。然而,戈尔巴乔夫选择了与先前同样的态度——退让。2001年,当谈及这段往事时,戈尔巴乔夫委屈地说:“您知道猫是如何收拾被逮住的老鼠的吗?老鼠已经流血了,猫还在不断折磨它,却又不想马上把它吃掉,只是想羞辱它。叶利钦就是这样对待我的。”


  戈尔巴乔夫不仅仅觉得自己委屈,他甚至还认为自己拯救了国家。80岁的戈尔巴乔夫一改“猫捉老鼠”的说辞,他声称自己当然可以坚持下去,但他意识到这种所谓的坚持只会给国家带来更大的灾难;他认为自己的退让并非懦弱,反而是种担当:“我们当时完全在走向一场内战,我辞职是为了避免此种结局。”戈尔巴乔夫的话似乎也并非全无道理:当叶利钦等人被围困在白宫里,看着苏军掌控一切时,他们曾认为自己死定了,甚至留好了后路——务必建立一个据点,或许在莫斯科远郊,或许更远,但一定将事业进行到最后。

  路易十五曾说:“我死以后,哪管洪水滔天。”有人曾问戈尔巴乔夫是否一定要冒险,他想也没想便回答:“我当然可以不改革,这制度本身的稳定性让它再延续几十年都是可能的。”但他又说:“我生活的目的,就是要消除这令人无法忍受的制度。”

大豫在线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合作

Copyright © 2019 www.dayu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大豫在线

本网站凡是来源未注明“本站原创”的稿件版权均属来源网站所有,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

本站邮箱:ssxww2#126.com(发邮件时请把#换成@)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