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豫在线>> >>正文
济阳县孙耿镇堤口村支书杨怀忠套路贷团伙作案非法敛财数亿元
2019/10/19 17:18:33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本文来源天涯社区:举报人:兰华、冯誉膑、赵玉千,均系四川广安人,三人系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我公司”或“公司”)的四川投资人暨股东,合计持有公司82.5%的股权。是济阳县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实际投资人,2013年8月22日成立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2014年3月18日济阳县政府与山东泰来置业有限公司签订《补充协议》明确约定: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负责温泉酒店、景观住宅的开发项目建设经营,享受有关优惠政策。到2014年底前,我们先后投入该项目资 亿多元并带动社会资金约三亿多元,该项目合计投入七亿多元。已建成水上乐园项目并实际运营,取得温泉酒店用地,在建的丽水豪庭一期工程项目7万平方米达到预售标准。

  济阳县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是在政府招商引资政策和引导下,在签署了一系列合同文书的前提下,也是在合作者设置陷阱的情况下(合作者为李海涛,男,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股东、原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将我们数十年来辛辛苦苦守法经营赚来和负债借来的数亿元血汗钱,投资到济阳县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上,时至今日,在济南的经历对我们来讲,如同正在经历而未醒的一场噩梦,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而且,在省市领导多次批示的情况下,被举报人仍然逍遥法外,为非作歹,项目至今无法如期开盘,严重侵害了购房者的利益。

  现就“杨怀忠等人通过非法手段侵占、挪用、强买强卖,敲诈、欺行霸市,放高利贷、非法拘禁、为非作恶,威胁外来投资者,到达巧取豪夺,牟取暴利的行为,以侵吞我公司巨额财产事宜”,如实反映其严重违法犯罪问题。

  被举报对象:杨怀忠,现任济阳县孙耿镇堤口村党支部书记。其手下“套路贷”团伙作案,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杨怀忠为主谋,负责策划安排、人员分工、资金筹措、套路设计,包括一切借款、还款都是先和杨怀忠商谈,其他成员负责实施。其儿子杨德超作为名义上出借人。女儿杨秀玲系济南银华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代持借款方股权。其侄杨德亮(社会闲杂人员)负责充当借款公司法定代表人。女婿米帅和儿子杨德超负责组织少数村民暴力讨债。“套路贷”资金出入基本上都经过杨怀忠妻子杨明兰账户。

  连带人员信息情况:

  1、杨怀忠,男,回族,中共党员,1967年出生,现任济阳县孙耿镇堤口村党支部书记。

  2、杨德超,男,回族,1988年出生,系杨怀忠之子。

  3、杨德亮,男,回族,1985年出生,。系杨怀忠侄儿。

  4、杨秀玲,女,回族,系杨怀忠女儿。

  主要事实:2015年8月以来,我们上了黑恶势力杨怀忠“套路贷”的贼船,真可谓走上了万劫不复之路。杨怀忠等人采用“合同欺诈”捆死公司手脚,以“扰乱公司财务,篡夺公司权力”、非法拘禁等恶意暴力阻止还款等手段,挖坑设套,环环相扣,步步紧逼,最终达到侵吞、霸占项目不可告人的目的,大肆敲诈勒索钱财。一是活生生剥夺了我们实际投资人享有的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的开发权;二是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施工,办理房屋销售许可证,拟售房收钱;三是实际借款2350万元,法院起诉连本带息3750万元,公司迫于无奈同意还款1.336亿元却未能达成协议,活活拖垮供不应求的丽水豪庭开发项目。

  具体举报如下:

  一、精心“布局”,致使外地投资商进入套路贷圈套

  2015年8月,因德盛泰来公司开发的济阳县澄波湖丽水豪庭住宅项目急需资金,经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李海涛介绍与被举报人杨怀忠等相识,杨怀忠得知我方丽水豪庭项目一期预售在即,称其有可靠的资金来源能在短期内快速帮助我方融资,但要求我方先让予部分公司股权为借款提供担保,并承诺在借款本息偿还完毕后无条件将股权返还给我方。我方因经营所迫,无奈于2015年8月8日与之签订了《借款合同》(合同编号008号)一份,杨怀忠以其子杨德超名义向公司出借款项2000万元,利息为月息6分,其中借款合同月息3分,居间费用折合利息3分,李海涛将其持有的公司17.5%的股权过户至杨怀忠指定的济南银华商贸有限公司名下作为该笔2000万元借款的担保。兰华、赵玉千为该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将其持有的公司45%股权质押给杨德超作为该2000万元借款的还款保证。自借款实际发生之日,公司的印鉴及证照交由杨德超指定人员共管,并按照杨怀忠的要求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杨德亮。每一笔借款都是打入杨德超个人账户,由杨德超全权掌控使用(即:出借人,借款人都是杨德超同一人)。

  2015年10月13日,双方又签订了《补充协议》一份(*附件1),公司向杨德超增加借款500万元,合计向杨德超借款2500万元。2015年9月22日兰华个人向杨怀忠借款500万元用于收购刘拥力股权(*附件2),并以刘拥力17.5%股权做借款担保,但兰华在一个月内归还了借款,杨怀忠为了达到控制公司以及为侵占公司作准备的目的(杨怀忠合计控制股权35%,达到了绝对控制公司),拒不归还兰华股权。作为短期周转资金,借款合同约定,杨怀忠必须积极配合我公司办理房屋预售许可证,以便及时售房还款。但借款后,杨怀忠拒不配合工作,恶意让我公司债台高筑。致项目停工,达到侵占目的。

  恶行之一:合同欺诈。

  借款时说好的约定各种条件但不妨碍公司按照借款用途自由使用资金,但是借款后杨怀忠等利用共管账户、共管公章处处限制公司使用资金,最终未达到借款办理预售许可证的目的;杨怀忠利用其控制的名义法定代表人(杨德亮,社会闲杂人员)身份干扰公司正常经营管理最终致使工程于2015年11月停工。

  恶行之二:扰乱财务计划。

  杨怀忠利用共管账户之制约手段,杨德超在出借当即扣除利息(即所谓砍头息),并且违约每月月初提前扣息,合计扣利息269.9998万元。此外还先后两次强行支付其亲属杨化新材料款488万元,导致办理预售许可证的资金有缺口(*附件3)。但杨怀忠口头说公司还需要钱我还可以续借,当时分管项目的县领导带我们到杨怀忠济南办公室协调借款,杨怀忠当着政府领导的面,满口答应,但是我们具体商谈借款时,杨怀忠又开出苛刻条件,要全面控制公司,我们感觉到这是阴谋,致再次借钱不成,但杨怀忠后来找到县里领导说,“我把钱都准备好了,四川人又不借了”。

  恶行之三:违法侵占公司股权。

  杨怀忠利用借款之机将公司共计35%(李海涛17.5%,兰华17.5%)的股权变更至其女儿公司(济南银华商贸有限公司)名下,兰华在一个月内归还了借款本息(利息按6分结算),但杨怀忠为了达到控制公司目的,以各种理由拒不归还兰华股权,以此达到杨怀忠绝对控制公司。

  综上所述,杨怀忠通过先后三次借款给公司和兰华,其设计的套路不但巧妙地收回了500万元高利贷,还实现了其变更控制公司合计35%的股权以及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至其控制人侄子杨德亮(杨怀忠侄儿,社会闲杂人员)名下的不可告人之目的。并且故意设计陷公司客观上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办理预售许可证。而导致公司不能依约还款,表面上造成公司违约的被动局面,为其下一步具体实施侵吞公司巨额资产的行为做好了充分准备。

  二、挖坑“设套”,投资人越陷越深

  在与杨怀忠打交道的短短两个多月里,我们发现上了杨怀忠的“套路贷”的圈套,深深预感到公司将面临不可估量的损失且项目停滞时间不可预测。自从进入杨怀忠的“套路贷”后,公司各项工作立即被动,甚至停滞,向政府打个报告都不能盖上公司公章(杨怀忠安排管理公章人员以各种理由阻止或不办),反而是杨怀忠利用当地人脉关系,利用借款合同、名义法定代表人以及变更侵占的公司35%股权等这些表面上的所谓事实多次向政府游说、诬告我们四川投资人说我们无钱投资。面对已经失控的公司,我们焦急万分却百口莫辩,无能为力。自此,杨怀忠的“套路贷”一步一步恶意侵吞公司巨额资产的行为有条不紊地一一上演。

  恶行之四:非法取出公章并更换。

  借款后公司公章为三方(即李海涛、兰华、杨怀忠各方安排一人)共管,三方管理人员必须到场后才能开启使用公章。2016年2月左右,杨怀忠威胁李海涛(因为李海涛个人也向杨怀忠借高利贷200万元)说,四川人没有钱跑了,你必须配合我们把公章取出来,我们要掌控公司。杨怀忠安排杨德亮在李海涛等人的配合下,非法取出公章,并更换了公司公章,存放在杨怀忠济阳的典当行里,我们实际投资人完全失去公章的掌控。后据水上乐园承包经营者刘桂华告诉我们,2016年3月间李波突然带来了杨怀忠到她的办公室(水上乐园三楼),当时她不认识杨怀忠,但杨怀忠自称是公司负责人,说“四川人没钱,跑了,现在公司是我的了,我是公司负责人,今天来就是通知你把承包费交给李波”,并还威胁刘桂华以后要识相点,听他们的话,否则你们水公园是没得安宁的。同时拿出一份三方协议给她,叫刘桂华在这个协议上签上字,协议大概内容就是要刘桂华必须同意每年的承包费交给李波。刘桂华说:当时她十分害怕,害怕见到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为了她个人安全,就安排公司马官勇签订了此协议,协议签了字后,杨怀忠说拿回去盖章,最后连协议都没有给刘桂华一份。德盛泰来公司与杨怀忠是借贷关系,杨怀忠凭什么带着李波去强行收取水上乐园承包费,这明摆着是杨怀忠与李波串通一气,霸占水上乐园(*附件4)。

  恶行之五:擅自变更资质法人。

  2016年4月,杨怀忠通过关系安排人员到房管局将德盛公司《房地产开发暂定资质》法定代表人变更到杨德亮(杨怀忠侄儿,社会闲杂人员)名下,做好进一步侵吞我们资产的准备。得知情况后,管理人员胡洪流向济阳县房管局反映情况,并递交书面材料,阻止其变更,作为杨德亮只是因借款,为名义法定代表人,不能将法人变更到杨德亮,但三天后房管局给胡洪流回复说,此次法人变更是合法程序。杨怀忠非法取出共管的公章并更换,未经实际投资人同意私自变更相关证件法人,可见杨怀忠其居心何在?是在为侵吞公司资产做前期准备。

  恶行之六:阻止公司收购。

  万般无奈之下,为了尽力减少投资损失,最大程度维护各方债权人、农民工以及购房人的合法利益,我们联系到山东水总集团拟整体收购公司股权。公司在2016年6月11日召开了实际股东的股东会,会议上各股东一致同意山东水总集团整体收购公司。兰华等人也与水总集团谈判达成意向协议,在准备办理相关手续时,杨怀忠露出丑恶嘴脸从中阻止,不予配合,人为多处设置障碍最终使收购工作流产。后据水上乐园承包经营丁峰告诉我们:2016年6-8月间,山东水总集团公司与兰华公司山东德盛泰来公司已达成意向性投资合作协议,向政府征求意见,作为澄波湖项目政府分管的县领导拒不与山东水总公司人员见面,还直接告诉山东水总公司“这里面太复杂,你们不要介入”。

  恶性之七:霸占办公地点,强行开除原有员工。

  2016年7月杨怀忠指使杨德亮擅自将我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胡洪流、刘平等人员开除,更换所有办公室门锁,并且在办公室出入口安装了防盗门。导致我公司实际投资人等工作人员没法到公司上班,致使我们实际投资人完全失控。杨怀忠在政府领导和济阳社会散布谣言,造出舆论说四川人没钱投资,跑路了。从而迷惑政府领导及相关人员。据说政府2017年5月成立澄波湖遗留问题处置领导小组,工作组对我公司股份组成,存在问题等情况完全知晓,但是到至今都不通知我们四川实际投资人参与、不给予我们任何解释澄清保护权益的机会。工作组只认公司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只与法人进行沟通处置。可是我们依然是公司合法登记在册的实际占有公司82.5%股权的大股东,并且绝大部分的投资都是我们实际投入的(到2014年底我们实际投入近3亿元),而且杨怀忠侄子杨德亮(为社会闲杂人员)也只是依据借款合同所明确约定的名义法定代表人,无权实际参与经营,况且此人既没文化更没经营公司的实际经验,如此大的项目且涉及各方的权益,他怎么有权利有资格有能力代表公司进行如此大而且又如此复杂的资产处置呢?!并且我们于2016年9月向济阳县领导及相关部门发了18份关于杨德亮只作为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名义法定代表人身份的《情况说明》,但没有一个主管部门给予回复,也没有一个领导出面干预 ,仍由杨怀忠采用各种非法手段侵吞项目,我们状告无门,只有眼睁睁看着杨怀忠的为所欲为。

  恶性之八:非法拘禁股东及高管。

  为了归还杨怀忠借款和启动项目,我们请来投资人,通知股东及济南银华商贸公司(名义股东)、杨德亮(名义法人)2016年11月20日在济南华兴大厦召开股东会商量如何还款及下步工作。可是人员刚到会场,杨怀忠侄儿杨德亮、女儿杨秀玲带领二十多人冲进会场,强行将股东赵玉千、冯誉膑及股东代表胡洪流三人强行劫持非法拘禁到济阳项目工地上面壁多时并侮辱谩骂,其拘禁时间超过6个小时。我们先后在济南市文化东路派出所和济阳县济北派出所报案,均无结果,在场的投资人被当时的场景吓的不敢来投资,导致我公司通过引资归还高利贷计划落空,达到了杨怀忠故意不让我们归还高利贷的目的,致使欠杨怀忠高利贷的债台越筑越高。(*附件5)

  三、露出狰狞面目,好端端的项目被其变成烂尾

  恶行之九:强行启动项目建设。

  2016年7-9月份,杨怀忠声称,政府叫他抓紧时间盖房子,杨怀忠个人说:在丽水豪庭项目上,先后支付了工程款1200万元、代缴了配套费等等,共计近3000万元。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受到了济阳县李波、杨怀忠等黑恶势力巧取豪夺、敲诈勒索、套路贷等违法犯罪行为导致项目停工,我们作为项目实际投资人,对德盛泰来公司及其水公园、丽水豪庭项目已经全面失控并失控。我们报案多次,向主管部门、领导多次反映、汇报都无果。杨怀忠一是通过“套路贷”的方式,已经控制了公司法人公章,80%的股权;二是公司员工已被李波组织的八九十人暴力赶出办公场地,三是杨怀忠霸占办公室,私自开除员工。杨怀忠利用对我公司的表决权,2016年9月强行恢复施工,申办房屋预售许可证,其目的就是为了卖房收款。为此,我公司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及相关部门分别递交了19份紧急报告(*附件6),强烈要求杨怀忠停止施工,请求政府停止为杨怀忠办理预售许可证。但是,据杨怀忠说县政府同意继续施工,继续办理预售许可证。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政府个别官员公然保护黑恶势力杨怀忠侵吞我们项目,却无能为力。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2016年9月底,四川债权人通过四川省华蓥市人民法院、四川省广安区人民法院对丽水豪庭项目土地作了查封。因法院查封未能办理房屋预售许可证,杨怀忠其阴谋才未能得逞。

  恶行之十:侵吞公司开发权。

  2014年3月18日济阳县人民政府与山东泰来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中,明确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替代山东泰来置业有限公司作为澄波湖综合项目开发主体资格,并按协议将权利和义务转到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确认德盛公司为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开发的唯一主体。但是杨怀忠串通公司原董事长、法人李海涛采取瞒天过海的手段,在实际投资人兰华、冯誉膑、赵玉千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公司就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后续开发权,骗取到杨怀忠指定的公司(山东新城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名下(后来李海涛向我们陈述了杨怀忠和某些领导策划侵占项目的内幕陈述书),并经过济阳县政府常务会同意,澄波湖的项目后续开发权在2016年9月8日以济阳县政府、山东泰来置业有限公司、山东新城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三方协议,约定撤销对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的授权,重新授权新城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享有澄波湖项目使用开发权、优惠政策,承接相应的权利和义务,并且济阳县认可此授权是唯一性和排他性的授权,并约定优惠政策到整个项目开发建设完毕。我们于2018年6月1日,本着处理问题,真诚的向县主要领导、协调小组报告澄波湖遗留问题处理方案,但某些领导却说“你们股东之间的纠纷没有扯清,鉴于各个项目开发期限到期,我们安排专门工作组进行清算”,实际我们股东之间没有纠纷,和杨怀忠就是一个单纯的借贷关系(政府所有领导都知道与杨怀忠的关系只是借贷关系,杨怀忠只代持部分股权,凭什么还说杨怀忠是股东?)。某些领导对开发期限的事实进行歪曲,对我们实际投资人说:开发期限到期了,政府要进行处置;但为什么开发权给杨怀忠的开发期限是“直到整个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开发完毕”?!但某些领导却一方面说协议到期了,一方面又“合法”将开发权转让给杨怀忠公司。后据说五月份的一天,县委县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对上述所谓的三方协议予了撤销。(*附件7)

  四、“驴打滚”式敲诈勒索, 恶意诉讼。

  杨怀忠等黑恶势力通过精心布局,牢牢地掌握了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的控制权,剥夺我公司澄波湖旅游休闲度假区投资开发项目后续开发权。强行投资启动丽水豪庭开发项目,办理房屋预售许可证卖房收钱,侵吞丽水豪庭开发项目阴谋失败后,向我公司敲诈勒索人民币1.336亿元,同时为躲避“套路贷”刑事打击,向法院起诉我公司连本带息3750万。起诉后,杨怀忠指使儿子杨德超、侄子杨德亮等人与法庭大玩“躲猫猫”游戏利用司法程序上的瑕疵恶意拖延开庭,拒收还款,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附件8)。

  (一)2018年2月12日,杨德超等人一方面以公司僵局相要挟,强迫兰华等一次性给付1.32亿,同时为了躲避“套路贷”刑事打击,以民间借贷纠纷向济阳法院起诉立案。为规避级别管辖将《借款合同》、《补充协议》拆分为两个案件起诉;

  (二)济阳法院立案后,出借人杨德超指使德盛泰来公司现法定代表人杨德亮拒收法律文书,不出庭,以此拖延时间,争取1.32亿的调解结果,兰华等人多次要求法院一次性提存杨德超所诉本息,或提供账户一次性过付均未果。(杨德亮、杨德超系兄弟,同时控制出借方和借款方);

  (三)2018年4月13日兰华等以超标的规避管辖为由申请将该案移送济南中院管辖,济阳法院据此将本案移送,移送时杨德超等人拒收法律文书,济阳法院多次现场送达,杨德亮拒收,留置送达。

  (四)该案移送后,杨德超拖延缴纳诉讼费,杨德亮拒收法律文书,导致2018年6月26日本案才在济南中院正式立案受理。在刘家义书记第三次重要批示下,在中院的多次调解下2018年9月21日达成支付本息3980万元,杨怀忠才将控制权归还给公司。

  (五)济南中院诉调中心多次联系杨德超、杨德亮均不到庭,其近亲属米帅到庭提出调解方案,同意按合同约定本息还款。其后,兰华等人要求出借方确定还款金额、提供还款账户,而米帅等人拒不提供,无法取得联系。

  (六)2018年7月17日济南中院发出开庭传票,杨德亮作为德盛泰来法定代表人再次拒收法律文书,杨德超提出公告送达,拖延时间,兰华等人申请法院向公司所在地或股东送达,法院未予认可,导致开庭时间再次延后,杨德超等人再次提出要求一次性支付项目代建费用等,未提供凭证。

  (七)兰华、赵玉千多次联系法院、公证处要求提存还款未果,现利息数额每日剧增。

  五、靠高利贷、套路贷发家,黑恶势力,罄竹难书

  杨怀忠作为党员干部常年靠放高利贷、套路贷获利,并侵吞多个企业(项目),所犯套路贷罪罄竹难书,上述情况仅属冰山一角。

  1、杨怀忠指使其儿子杨德超、女婿米帅等在齐河县非法拘禁,暴力讨债犯罪事实10余起,尽管其儿子、女婿已被绳之以法,但是,其真正的幕后指使人,黑恶势力头目杨怀忠至今仍逍遥法外(*附件9)。

  2、据群众反映,杨怀忠如法炮制,已成功侵吞济阳县海棠湾温泉度假酒店股东徐某股权和侵吞济阳张某春的资产等。

  3、据说杨怀忠用于高利贷犯罪的资本金,一方面是兴业银行贷款而来;另一方面还据杨怀忠本人说,借给我们的高利贷是其组织一百多户村民集资而来。

  4、杨怀忠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目的,贯用伎俩,利用民族矛盾,蛊惑、唆使、组织大量村民到政府闹事、对抗政府。杨怀忠经常组织闲杂村民,采取闹事、非法拘禁等形式讨债。

  六、阳光闪过却仍盼天晴

  杨怀忠等黑恶势力精心设计的“套路贷”是经济纠纷掩盖下的新型刑事犯罪活动,隐蔽性强,查处难度大,虽然在省委省政府的关注下已经成立调查组督办,只因保护伞与黑恶势力早已结成攻不可破的利益整体,保护伞拼命保护而不能揭开盖子。致使我公司在济阳区的黄金开发期,有近七万平方米的准现房无法销售变现,企业活生生的拖死,作为我们外地投资商,我们欲哭无泪,百口莫辩!从2016年5月至今,我们向各级党委政府以及纪委监察部门发函20余次,就此问题进行情况汇报和举报,相关领导也做出了多次批示,但我们至今却仍然蒙冤在身,项目依然停滞。

  七、恳请党和政府彻查事实,主持公道

  在纪检监察机关重点打击的腐败和“保护伞”的相关关文件中指出,一是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腐败问题。具体细化为四类:1.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2.以威胁、恐吓、滋扰等手段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3.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4.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过程,勾结黑恶势力煽动闹事、侵害群众安全和利益等问题。

  二是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具体包括三类:1.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压案不查、有案不报故意放纵、包庇重点打击的黑恶势力;2.收受贿赂或者在黑恶势力设立的公司、企业入股分红;3.徇私舞弊、说情干扰,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等问题。

  三是地方党委和政府、政法机关、相关职能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工作推动不力问题。具体包括三类:1.各地党委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态度暧昧,慢作为、不作为的;2.工作玩忽职守、失职失责的;3.因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造成严重后果和不良影响的。

  被举报人杨怀忠,作为共产党员及基层党支部书记,于党纪国法不顾,带着全家人依靠经营高利贷业务发家致富,已在当地引起了群众强烈不满,杨怀忠、李海涛及个别领导相互勾结,阴谋策划,非法侵占项目的开发权,其行为真乃心狠手辣,行为恶劣卑鄙。

  在过去召开的山东省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刘书记指出:“要保护好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纪检监察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既要查清问题,也要保障合法的人身和财产权益,保障企业合法经营,让企业卸下包袱,轻装前进。”可是,为什么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明确要求,在一些地方贯彻落实得不认真、不彻底?表态的调门很高,落实的效果差,甚至阳奉阴违?归结起来就是某些政府领导互相推诿,造成了今天以杨怀忠为首的黑恶势力仍然逍遥法外。

  作为来到山东这片热土投资的外地人,我们恳请各级领导对此事予以高度关注——

  1、恳请纪委以及监察部门成立专案组,彻查杨怀忠等人在该事件中胡作非为,以强行霸权,不按规按章行事,导致企业瘫痪的严重后果。还我不白之屈,还我公道。

  2、我们依法按年息24%归还杨怀忠(杨德超)高利贷,杨怀忠(杨德超、杨秀玲、济南银华商贸有限公司)将所持股权变更到新的出资人名下,将法定代表人变更到实际出资人名下,归还公章,解除45%的股权质押。

  3、依法终止杨怀忠为实际投资人的山东新城乡旅游发展公司非法侵占行为,恢复我公司继续拥有济阳澄波湖休闲娱乐度假区项目开发权,请求济阳县按照与我公司签订的招商引资协议,兑现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依法追究杨怀忠控制我公司期间造成的经济损失。

  4、依法追回李海涛等人侵占挪用的款项和依法追回李海涛、李英红非法收取的售房款并追究其法律和经济责任。

  5、依法扫除李波等黑恶势力,收回被李波侵占投资2.4亿元的游乐园,并追究相关经济和法律责任。

  附注:以上控诉完全属实,相关证据、线索,在附件中提供,举报人愿接受和配合任何形式的调查、询问,同时为此承担法律责任,同时,我们还保留更多更令人瞠目结舌的事实证据,敬请期待。

  举报人:山东德盛泰来置业有限公司

  兰华(身份证号码:5129021968XXXX0014)

  赵玉千(身份证号码:5129011963XXXX1233)

  冯誉膑(身份证号码:5130311965XXXX0037)

大豫在线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合作

Copyright © 2019 www.dayu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大豫在线

本网站凡是来源未注明“本站原创”的稿件版权均属来源网站所有,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

本站邮箱:ssxww2#126.com(发邮件时请把#换成@)

站长统计